沖繩離島亂亂逛——伊江島上的烤焦過程


讀張維中的《東京模樣》,他說日本人是擅長畫地圖與看地圖的民族。仔細回想,好像真的如此。每一次在日本旅行,我常常可以在觀光案內所看到一個架子之多的各類導覽與資訊手冊,每一張都製作得非常講究,多半還會附上描繪精細的地圖,上面標示著各處熱門景點。每一次我也都會順手抽一份,除了在旅途中用來查看地理方位,收在行李箱中帶回國後也成了我書寫紀行時現成的參考資料。

現在收在家中的這類觀光手冊——無論是日本的還是其他國家的——已積成不小的數量,即使已經使用完畢,甚至過了一個季節後資訊就過期了,我還是把它們好好收納著,因為每次拿起來翻開,都會翻出腦海裡對一個旅地的最初認識,我覺得那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



在拜會一個地方以前,我們做了調查功課,查了歷史、地理、氣候、人文等背景資料,對它有了三分認識,然後從實地走訪的過程中了解了東南西北的方位(如果是由你自己導遊),對該地的距離、溫度,甚至氣味有了更具體的印象,最後回到家裡的書桌前,我們打開地圖(無論是導覽手冊還是谷歌地圖),看著蜿蜒的海岸線和如蛛網般密密麻麻的道路分佈,我們不再感到陌生,而是能夠準確指認出各地的各種人事物。

這是我認為旅行給人帶來的好玩之處(之一),借親身體驗去學習一個如果沒事你不會平白無故去閱讀的國家,就像我雖知道沖繩在亞洲的地理位置,也大略聽過那霸這個地名,但我不會花時間去仔細研究它們的方向或更詳盡的地理分佈,直到當我真正落足該地,我才從一份份的地圖中搞清楚北部的本部町和中部的北谷町,或是瀨底島和瀨長島的分別。

可能我是一個很喜歡看地圖的人,每次拿到地圖時都會想要試圖「解密」上面的各種符號,但這其實對編排行程也有很大很重要的幫助,一來除了能估算旅行時間和開銷,二來還能判斷取捨多如繁星的觀光景點,讓你省時省力省錢之餘也不會走太多冤枉路。



就像這一趟沖繩島之旅,恰巧讓我們碰上了一年一度的「百合花祭」(ゆり祭り),就在沖繩離島的伊江島上。

翻開地圖,伊江島位處本部町外海的西北方,也就是沖繩北部之外,家在南部的我們其中一天的日程已經排給古宇利島和備瀨海灘,要去伊江島的話就必須連續兩天都開車往北,重複的沿途風景會有些累人,最後在天候因素、最佳花期、交通開銷和旅遊新鮮度的多重考量下,我們把兩次北部之行用一天的南部兜轉隔開,再選擇一天走高速公路、一天走國道的方式增加新鮮感,並且也讓全程開車的你感覺不那麼乏味。



為了趕上早上九點鐘開往伊江島的渡輪,我們早早就起床盥洗出門,一路趕到本部町的本部港去,買了船票坐上渡輪,朝著大約九公里之外的伊江島出發。



站在頂樓甲板眺望地平線彼方,平坦的伊江島中央隆起的城山是它的地貌特色,僅有23平方公里的島上住了大約5000名居民,大多是務農和捕魚,船程30分鐘就能抵達,是可以當日往返的離島。



船在海面上緩緩前進,發出低鳴,我看著一望無垠的大海,想起前不久的香港行中,我們也才乘坐過渡輪出海到長洲去,雖然只是四天前的事,但從日本這個方位回顧香港的旅程,還是有一種不太靠近的錯覺。而無論是香港離島還是沖繩離島,它們未被過度開發的純樸模樣,都成了吸引人們跨海去一探究竟的魅力。



伊江島因為面積不大,而地勢又非常平坦,來到島上的大部分觀光客都會選租自行車代步,慢慢繞島參觀,我們在長洲因下雨而沒能騎腳踏車的遺憾,竟在伊江島上如願了。



早上九點半,我們抵達伊江島,從港口隔壁的腳踏車出租店租了兩台腳踏車,拿了地圖,就開始我們的繞島行程,殊不知接下來幾個小時的烈陽會把我們燒得「印堂發黑」!



雖然頭頂的太陽耀眼眩目,但相較於早前我在天氣預報上看到的降雨可能而憂心忡忡,我對老天爺肯賞臉的大晴天便無所怨尤,且騎著腳踏車時迎面吹來的海風十分舒服,縱使艷陽高掛我們也不怎麼沁汗。正是這樣的錯覺,讓我們都低估了紫外線的殺傷力,而導致了其後的「慘案」。



我們的目的地是伊江島北岸的百合廣場公園(リリーフィールド公園),沿著東岸踩踏過去,我們途經一片接一片的農田,毫無高樓的鄉野風光霎時讓人心曠神怡,我們停下腳步,把車子隨便一靠,走到田邊去拍幾張照片,一個帶著草帽的農人告訴我們眼前的這些作物是煙草「タバコ」(Tabacco),而立在島中央的城山如影隨形,不論走到哪裡,它都在那一頭和我們遙遙相望,這讓我想起了河口湖的富士山。

從右手邊的疏林中可以看到海水的藍,我們轉入一條小徑,來到海邊,被眼前的景致吸引住了。



清澈透明的海水在防波堤前炫耀它的迷人裙擺,在燦爛的陽光下甩動如蒂芬妮藍的一抹魅惑,向大海延伸而去的道路是勾引你投入她的懷抱的一種暗示,而摩挲著沙灘的呢喃則是她對你似有若無的耳畔囈語,要你放膽寬衣解帶,與她肆無忌憚地肌膚相親。



很可惜我們都沒帶來換洗衣服,我甚至很蠢地還穿著襪子球鞋,連下水泡個腳都很麻煩,但這一片海景實在太純淨了,那藍綠間容的顏色讓人懷疑是不是有人故意倒了一桶人工顏料進去,才讓海水綠得如此明目張膽。



其他觀光客似乎都直接朝百合廣場公園去了,整條路上都沒見著其他人,但我們也不急著趕去,只是繼續沿著東岸往北踏,經過更多的田疇,越過更多的山坡,即使偶爾必須喘著氣站起身子踩踏爬坡,也絲毫不減我們享受久違的腳踏車時光。



繞過一個路口,我們終於來到了百合廣場公園,道路兩旁簇擁著的百合花像是夾道迎賓的人群,引領我們進入更深處。



一個右拐,映入眼簾的是大片的百合花花海,純白色的麝香百合植滿整個面海坡地,一排一排,一列一列,像是整齊劃一的隊伍,也像是高低起伏的波浪,襯著泥土的暗褐色和莖葉的墨綠色,百合花的白顯得更加潔淨無瑕,彷彿還會懾放出透亮的光暈。



每一年四月下旬至五月初,適逢百合花期,沖繩的伊江島都會舉辦年度百合花祭,展出全球90種不同的百合花,今年已邁入第22回。事前並不知道這個活動的我,在一次偶然的情形下看到了網上資訊,發現我們在沖繩的日期很幸運地和百合花祭有所重疊,便順理成章地把來這裡賞花編入行程。



雪白素雅的麝香百合開滿山坡,吸引各地「花癡」遠道而來朝聖,我們對花雖沒特別熱衷,但還是對眼前一覽無遺的花花世界很是佩服。約好一起盛放的花朵就像是同屬一個時代的我們,呼吸共同的空氣,享受共同的光熱,然後用自己小小的綻放詮釋一生,無意中也和其他人一起為這片土地詮釋了生命多姿的樣貌。



大熱天騎車果然口乾舌燥,在公園設立的小吃攤那裡買了碗紅豆挫冰和橘子汁,我們坐進遮蓬內吃冰消暑解渴,隔壁桌坐了一家子老外,想來這小島上的百合花名氣還真是響亮。



稍事休息後,我看了看時間,離預計乘搭的下午一點鐘渡輪只剩下一個小時,除了週末會增加渡輪班次來應付遊人,伊江島週一至週五的船行時間一天只有四班,錯過了一點的渡輪就要等到下午四點了。



「那怎麼成?這彈丸小島也不至於需要逛這麼久吧?況且我們租自行車的錢可是以小時計算的。」精打細算的我除了考慮到租車價格,還有接下來打算去的其他沖繩本島景點,如果四點才回到本島,那就無法接續後面的殘波岬等地了,為安全起見,我寧可提前回到港口。



「我想去這個『湧出展望台』看看,就在隔壁而已,應該很快就到。」你指著地圖上的一點說。更錙銖必較的你認為,租了腳踏車就要「物盡其用」,與其提早回去等船浪費時間,不如擅用每一秒鐘,能去多少地方就去多少地方。看你一臉充滿自信的樣子,我也只能捨命陪君子了。



建在湧出海岸的這個湧出展望台能讓人眺望北海岸連綿不斷的懸崖峭壁,岸邊湧出的泉水是島民賴以為生的貴重水資源,「湧出」遂成了這裡的地名,明示著海水的動態神韻。從欄杆邊極目望去,海天一線的壯闊景致確實教人讚歎,但與此同時,我也在心中悄悄焦急著,深怕錯過船程的心情此刻徹底蒙蔽了眼下的美景。



從湧出海岸一路騎到城山東側,往南直通伊江港,看城山逐步靠近我們又逐步遠離而去,錶上的時間顯示離一點鐘開船只剩不到半小時,我們乘著正午的風,腳踩風火輪般疾速奔過田埂,回到市區,但縱橫交錯的道路又讓誤以為只要直走就會抵達終點的我們迷惑了。來時的路上我們因興奮難擋,根本沒有特別記住走過的路線,方圓幾里內也看不到一個人或一家店,我們只得先盡量朝南邊踏,再邊走邊張望。

十二點四十分,我們還在陌生的街道旁如熱鍋上的螞蟻;
十二點四十五分,我們終於看到了寫有伊江港的指示牌;
十二點五十分,我們走錯一個路口,又迷路了,幸得及時發現,趕緊折返回頭;
十二點五十五分,我們還在全力朝港口衝刺;
十二點五十八分,我們來到腳踏車出租行還車,然後手刀跑到港邊,看到乘客們正在魚貫登船。我拿出船票,交給檢票員,成功達陣。



當渡輪發出轟隆隆的引擎低鳴,朝沖繩本島開去,我們坐在冷氣充沛的船艙內喘著氣,手邊那一瓶剛剛在百合廣場公園買的橘子汁只剩下一口,我一仰頭喝乾,才對這千鈞一髮的歷險記如釋重負地呼出一口大氣。而一旁的你,指著我們紅通通的手臂,那一摸有些刺痛的熟悉感告訴我們,經過連續三個多小時的直接曝曬,我們可憐的皮膚又曬傷了。



追伸:
(一)和去年攀登印尼龍目島的林加尼火山(Mt. Rinjani)一樣,曬傷的手臂起初呈現赭紅色的「碳烤」色澤,一直到回國後一個禮拜才轉成更焦的深褐色,最後開始脫皮,寫稿的這個時候已完全復原。



(二)五月初回到國內,看到姑姑家門外也有一排正在盛放的粉紅百合,它們的花期似乎和沖繩的不謀而合。一個星期後,花兒就枯萎凋零了,看到凋謝的百合就不禁讓我想起伊江島上的百合廣場公園,此時應該也全數枯竭,要再等下一年了。



prev/ 沖繩南部團團轉——首里城、波上宮神社、瀨長島
next/ 沖繩中部慢慢看——萬座毛、真榮田岬、殘波岬

- - - - -

『這書的畫面包含了對日本的期待與印證、想像與體驗以外,特點還是在於他對日本細節的入微觀察,而且描述得生動有趣!我喜歡他在述說每一個景點的前後,會加入自己的觀點與道理,甚至會引述其他人對這景點或事物的說法或看法,引人入勝。

縱然書韻說他是第一次到日本;但讀此書後,斷定了他可不是一般的哈日族!因為,大和民族千年獨有的細膩節骨,書韻他似乎摸得透徹!』

——蘋果旅遊集團董事經理拿督斯里李益輝(李桑),《一期一會的約定:日本三城紀行》推薦序

訂購鏈接按這裡

Comments

Bold & Delic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