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紀行》所有文章


吃香篇
——搜尋香港老味道



總之,來到了香港,吃香喝辣絕對是重點行程之一,有錢的就踏入奢華門面享受頂級國宴,沒錢的則鑽入尋常鄰里啖嚐草根滋味,而我也在默默期盼著,二度訪港,我能從當年的既定印象中挖掘出更多不一樣的港味,即使我根本沒看過幾部最正宗的港劇。


闖入深水埗老街,偷窺街坊營生相貌

這是我之前住在尖沙咀所未曾見識過的情形,雖然這裡髒亂不堪,但在逛了港島和銅鑼灣一帶再回到這裡後,我反而覺得深水埗有一種不可取代的況味,尤其當我住進這裡,每天早上下樓都可以貼身參與他們的日常買賣,看著生活以更具體也更實在的方式呈現眼前,不管是失禮的皺眉揮手還是合理的開價口氣,都沒有太多拐彎抹角的掩飾,不做刻意的諂媚討好,有的只是汲汲營營的奮力。



我們從白晝的天空聊到夜幕低垂,當然也不放過這個光影變化最戲劇化的時段,執起相機從向晚的黃昏拍到華燈初上的璀璨。燈光秀準點上演,深黑的波濤將五光十色的霓虹燈暈開成一片片熒熒斑斕的緞帶,或許是城市慣有的光害影響,夜晚的天空依舊看得見被映襯得帶點微微粉紅色的浮雲,在一線排開的港灣天際線上方輕悄飄過,並且被我們一一收攝於鏡頭內。



出海去!到長洲走走

長洲是香港離島中人口最稠密的島嶼,約2.5平方公里的面積上住著四萬人左右,島上有消防局、警察局、醫院和學校等基本公共設施,也是無論在地港人或海外遊客都喜歡來的著名景點。



中環的雨中散步,矛盾的新舊交融

我們跳上一輛往中環的叮叮車,爬上二樓,從車窗觀看兩邊的成排建築物緩緩後退,我想起五年前也坐過一次叮叮車,但記得的相關畫面卻是少之又少。1904年就投入運行的香港電車系統是這裡歷史最悠久的交通體系,值得一提的是,它是目前全球唯一採用雙層電車的電車系統,也是各國觀光客看作是香港地標的重要象征之一。

遊繩篇
——自駕沖繩南北島


在沖繩差點找不到的家

沖繩?為什麼是沖繩?——這是我一開始的疑惑,因為即使熱衷日本旅遊,但這個位在最遠離日本群島的沖繩島是一次也沒有進入過我的願望清單,在我的既定印象中,坐落在南海的沖繩是個水上活動愛好者的天堂,潛水和游泳、海濱和沙灘,有點夏威夷的氛圍,也有點熱帶海島的氣候。


沖繩北部趴趴走——備瀨海灘和古宇利島

等到我們來到心型礁岩跟前,沙灘上早已杳無人跡,只留下千百雙踩踏在沙子上的足印,越來越暗的天色將周圍罩上一層越來越厚的剪影,遠處的地平線上還殘留著最後一抹紅霞,浪濤溫柔地翻捲,海風無情地吹拂,失去陽光的角落變得十分冷冽,而眼前的那兩顆礁岩在萬籟俱寂的沙灘上看起來好微小,甚至有種孤立無援的感覺。




我想起前不久曾收到表妹Bai寄來的一張沖繩明信片,上面的圖案就是守禮門,當初看她寫在明信片背面的文字,介紹這座門樓的歷史時,我還想著自己可從沒打算去沖繩,沒想到經過不到半年,我就站在它的面前,真是不可思議,人生還是不要太嘴硬。



沖繩離島亂亂逛——伊江島上的烤焦過程

一個右拐,映入眼簾的是大片的百合花花海,純白色的麝香百合植滿整個面海坡地,一排一排,一列一列,像是整齊劃一的隊伍,也像是高低起伏的波浪,襯著泥土的暗褐色和莖葉的墨綠色,百合花的白顯得更加潔淨無瑕,彷彿還會懾放出透亮的光暈。



沖繩中部慢慢看——萬座毛、真榮田岬、殘波岬

從旁邊的樓梯往下走,來到真榮田岬的礁石處,這裡的絕壁奇兀聳峭,遍地尖削嶙峋,加上放眼望去一個人影也沒有,黃昏逼臨,瞬間有種空谷荒僻之境,彷彿不小心踩進了奇幻小說的惡魔碉堡裡,隨時會被可能無預警下沉的礁岩帶到水下。



被國際通的便利店大叔怒罵

我們俗辣地頻頻打躬作揖道歉,望他能網開一面,歐吉桑嘴裡念念有詞地指著貼在我們車上的那張警告單,接著又抖一抖他手中拿著的另一張警告單,上面的罰金寫著一萬日元!我們此時才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但錯先在我們,要是真的被罰款也只是我們咎由自取,誰叫我們不乖乖支付300日元的停車費,而跑來佔人家的便宜呢?

曼步篇
——挖掘曼谷新創意



回到燠熱的曼谷

但曼谷也太熱了吧?一步出機場的入境大廳,在計程車月台那裡打算招一輛車載我們到住處時,暖烘烘的熱氣就如三溫暖般籠罩著我們,那種窒悶感是多風的夏熱沖繩島所沒有的,瞬間讓敏銳的肌膚感受到海島與內陸兩種截然不同的氣候差異。



販售創意的文青市集JJ Green

而和恰圖恰市集不同的JJ Green綠色市集,主打的則是復古風二手市場,在這裡,除了可以挖到價廉物美的二手球鞋和衣服外,也可以找到比較偏向手創作品的東西,如手繪手機殼或自製小木架,讓不同領域的年輕藝術家有一個可以販售自身技藝的平台,所以名字上的「綠色」代表的是物品的再循環利用,也囊括了手藝在這裡的主題性,不少人也以「文青市集」來稱呼。



歸鄉紀行:四張單程機票之後

第一次,我帶著四張單程機票出發,跨過三個時區,經過三種不同語言不同人文的國度,我從幣值來窺探一個旅地的生活水平,我用文字來琢磨一個民族的文化進程,我以天氣來聯結一個地域的飲食態度。



三國紀行之漏網鏡頭

遊走異鄉,除了用眼睛攝捕各種挑撥我們好奇心的奇花異草,也用鏡頭留住沿途那些小鼻子小眼睛的瑣碎,再用文字註解一筆筆無關痛癢卻足以讓人會心一笑的零散片段。

Comments

Bold & Delicious